【中医对梦的认识(下)】

五、像与象

象由心生,有人说自己的心态变好了以后,模样也变得好看了一些。这样解释是不对的,因为弄混了“像”和“象”这两个字。“像”是一种客观存在,例如偶像、画像、影像等词语描述的都是客观存在的东西,而“象”是主观感觉。中医认为,面对同样存在的客观的事或者物,不同人看到以后得出的“象”是不一样的。西医认为中医不科学,因为拿不出证据。西医有X光片、CT、MRA、核磁共振等这些“像”,而中医每个人号同一个人的脉得出的诊断都是不一样的,不统一的。

但是X光片也不是最后的诊断和结论,而只是一种证据。为什么有的人在县医院照了X光片还不放心,要拿着X光片到省城或者北京的大医院去看。同样一张X光片,住院医、主治医、老教授等不同的人看了之后得出的结果也是不一样的。虽然“像”是客观存在,但是关键在于看它的人。

现代医学在美国专门统计过,同样一张X光片,十年前做住院医的人看得出了一个结论,十年以后他升为主治医再看那张片子,得出的结论发生了变化。不是那张X光片老化了,而是看片子的人变了。

所以,中医更看重的是“象”,只有人达到一定的修养境界,才会更接近客观事物的真相,距离真理更近。病理切片、化验结果这些现代医学的诊断结果都是“像”,跟真相到底有多接近还需要人去判断,离开了人的判断就没有所谓的诊断结论。

【案例】

禅宗有一个著名的故事叫“佛头着粪”,有一个人参观一座庙,他跟和尚对话抬杠,他说:“你们佛祖说过‘万物皆有佛性’,是吗?”

和尚说:“是说过。”

他说:“那鸟有没有佛性?”

和尚说:“当然有了。”

那人又问:“既然鸟有佛性,为什么还会往佛头上拉屎呢?”

和尚回答说:“正是因为它有佛性,才往佛头上拉屎。否则它为什么不往老鹰头上拉屎呢?”

庙里面的佛像其实是用泥巴做的泥胎木偶,这个“像”是客观存在,不同的人面对它心里会产生不一样的感觉。佛教徒会产生一种庄严神圣的感觉,很虔诚地跪拜在地。那些不信佛的人则不会有这种神圣的感觉。异教徒看见这个“像”得到的“象”很有可能是鄙夷的、蔑视的、不尊敬的。

鸟看到泥胎木偶会觉得比稻草人还亲近,因为稻草人会随着风吹而动,但是泥胎木偶在那一动也不会动,很安全,于是成了小鸟的避难所和小厕所,可以很放心地在那拉屎撒尿。能让鸟产生敬畏之心的是老鹰,见着老鹰会吓得直哆嗦。

中国人说到“心”的时候有两个心,一个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肉制的心,也就是心包。一个就是形而上的、无形的一种存在。在中国道家哲学和中医理论里“心”和“神”是同义词,用心不用心其实就是用神不用神。

【案例】

有两个小和尚在争论,看见一个庙里的旗帆在飘,一个小和尚说:“这是旗在动。”

另外一个小和尚说:“不对,是风吹帆动。”

俩人争论不休的时候来了第三个小和尚,他提出另外一个问题是“谁让风动?”

又来了第四个小和尚,可能会提出谁让风后边那个东西动?

如果第三个小和尚说是地球自转带动大气层的流动,才会有风动。第四个小和尚又来问谁让地球动?

第五个小和尚回答是太阳让地球动。那么谁让太阳发光?

第六个小和尚说是银河让太阳发光,第七个小和尚说是宇宙让银河动。

最后老和尚出来说:“不是风动,也不是帆动,是心动。”

当然唯物主义的人会认为案例中是唯心的说法。中国有句话是“天外有天”,认为是神创造了天。中国人称上帝为神,《说文解字》对神的解释是“引申万物者”,世间的万物都是从那来的,英文的“God”就是造物主的意思,中国用文字“玄”、“元”来表示神。中国哲学认为人心里面有个神,创造万物的也有个神,这两个和谐共振就叫“天人合一”。所以,你每天祈祷祝愿头上三尺有神灵,其实是自己心里面的那个神在关照你。

象由心生是外界的客观事物触及到内心的神明才有了象的感觉,否则就会出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触而不觉、睡而不着的情况,总归就是心不在焉。正常情况下白天人们的心神活动就是将看到的客观事物在心中成“象”。到了晚上还在工作的那部分神叫魄,七魄分管七种工作,真正健康的人是不做梦的,或者叫“真人没有梦”。最佳的睡眠状态应该是一闭眼就能睡着,一晚上都没有梦,睁开眼以后生龙活虎,精力充沛,憧憬美好的一天。如果魂在晚上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一晚上都在做梦,第二天醒来肯定打不起精神。

梦跟白天发生的事息息相关,人在后天形成的意、思、想与梦有着密切联系。梦也是有逻辑性的,甚至还有章节,中间醒来去上个厕所回来继续做那个梦。如果一个人持续处于这种状态下就会很疲劳。俗话说“吃得好,住得好,不如睡得好。”

梦由魂生,中国人形成魂的思想跟道家对人体的观察和自身的修为体验有直接的关系。晚上睡觉肝血很足把魂藏好就会整晚无梦。

一个人在白天表现出来的欲、情、感、觉会触及到心神,白天呈的象是浅薄粗陋的、对客观事物的认识。

人们的认识大概都类似,例如看煤球是黑的,下雪是白的。但是当你看到一个不太常见的灰色的东西就无法判断了。有人会认为是棕灰色,有人认为是深灰色,不同的人感觉不一样。中医对人的肉体和心理的认识更加细微,每一位中医对同一个人的病会有不一样的看法。例如喝一杯酒,品酒师能够感觉出是哪个国家地区生产的,那个年份的酒,而普通人就算是喝一桶也判断不出来。这就说明不是客观证据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

同样是给一个病人看病,经过修炼、师承培养的中医大夫通过望、闻、问、切能够马上得出结论,找到真相,能够省去很多复杂的仪器检查。如果是一位庸医来诊断,很可能得出错误的结论。所以,中医是否科学关键是人的问题。

例如指挥家与音乐团一起演奏,下面的人只要拉错一个音符,指挥家能够立即听出来。但是听众里面不懂音乐的人只会傻呵呵地听,也听不出来谁出现了问题。类似的道理还可以观察修车师傅,只要发动机一开,技术好的师傅就能够听出是哪里出了问题。

【案例】

有一次中央电视台报道了一位农村的女协警员,专门帮助公安局破案。她能够神奇到只要观察人走过的脚印,就能够判断出这个人是男是女,身高多少。一次她根据脚印破了一件偷粮食的案子,被抓住的嫌疑犯拒不承认,结果这个女协警员说:“你的左脚缺一个指头。”小偷当场就哭了,他说:“我这个事谁也不知道,将来要找不着媳妇你得赔我损失。”

女协警员看到脚印通过分析受力情况就能够判断出那个人缺一个脚指头,这就是智慧。客观的像加上人的智慧就能得出真相。中医就是通过感和觉去了解内心的真相,是一门很高明的学问。

每个人都应该具备一定的抽象能力,就好像一个军事家看着地图就能想出整个战役的布局。如果人不去培养这种抽象能力,只能机械地被当成动物。

白天理性的意识到了晚上以后会暂时休息,人的真实一面会以一种非理性的、很神奇的方式出现,甚至它能告诉你过去、预测未来。梦象尽管是一种幻象,但在某种程度上它离真相更近。认识梦有助于了解你的本心,很多人一辈子都在假我中活着,为了后天别人灌输给他的意、识、认、知活着。真正决定一个人的幸福快乐的不是假我,而是真我。很多人都是受到梦中真的启迪或启示,醒来以后才改邪归正。

六、古代的中医与梦境解析

中国人很早就意识到了梦,人在熟睡时做的梦是心神或者魂魄对外界的一种感应,而这种感应对将来有一种提示和预测作用。这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联系和存在。

中国古代有一个很著名的圆梦故事。

【案例】

春秋时期,晋景公得了重病,听说秦国有一个医术很高明的医生缓,便专程派人去请。医生还没到,晋景公恍惚中做了个梦。梦见他的病变成了两个童子,正悄悄地在他身旁说话。一个说:“那个高明的医生缓马上就要来了,我看我们这回难逃了,我们躲到什么地方去呢?” 另一个小孩说道:“这没什么可怕的,我们躲到肓的上面,膏的下面,无论他怎样用药,都奈何我们不得。” 不一会儿,缓到了,立刻被请进了晋景公的卧室替晋景公治病。诊断后,那医生对晋景公说:“这病已没办法治了。疾病在肓之上,膏之下,用灸法攻治不行,扎针又达不到,吃汤药,其效力也达不到。这病是实在没法子治啦。” 晋景公听了,心想医生所说,果然验证了自己梦见的两个小孩的对话,便点了点头说:“你的医术真高明啊!”说毕,叫人送了一份厚礼给医生,让他回秦国去了。不过这只是一个传说!现在意指病已危重到了无法救治的地步,亦喻指事情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在课本中,一般引用的是这一段:“公疾病。求医于秦,秦伯使医缓为之。未至,公梦疾为二竖子,曰:“彼良医也,惧伤我,焉逃之?”其一曰:“居肓之上,膏之下,若我何?”医至,曰:“疾不可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达之不及,药不至焉.不可为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