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与健康有什么关系?】

梦是人在睡眠过程中的一种正常生理现象。每个人都会做梦只是有多、有少;有的醒后记忆犹新,有的模糊不清或觉察不出。那些断言自己从未做过梦的人,只不过是忘记了而已。因此,对于做梦不必大惊小怪。当然,如果做梦过多,影响正常的睡眠,醒后头脑昏沉,精神恍惚,全身疲惫无力,梦境仍久久缠结脑中不散,这就属于病态,有损于身体的健康。 
        新生婴儿最初几天可能不会做梦,原因是他缺乏外界印象没有梦的客观源泉,或者因为他的大脑皮层细胞的发育尚未达到保留外界印象的程度。可以看到,六个星期以后的婴儿在睡眠中已经会笑、发声和吮吸,这可能就是做梦的表现。
        对于梦是怎样形成的,说法不一。巴甫洛夫高级神经活动学说认为做梦是睡眠的异相阶段的产物。在反常的睡眠状态时,由于输向大脑皮层的血流量加大,氧消耗量增强,因而使得脑神经细胞仍然进行十分活跃的代谢活动,抑制状态不深,还在处于所谓的工作(兴奋)状态。在接受来自体内外各种刺激的情况下,相应的记忆痕迹便复活起来,于是便会产生各式各样的梦境。
        睡眠时如果闻到香水或花香,可能会梦见置身于百花争艳、芳香扑鼻的花园里;冷冰放在额头上,会梦见严寒的冬天;听到水声,会梦见下雨;脸上被敷蒙毛巾等物时,会做被窒息、停止呼吸的梦等等。也有人时常梦见狗咬腿,醒来时仍隐约作疼,后经诊断,腿部患有疾病。这都是体内外刺激发出神经冲动,传到大脑皮层相应的神经中枢部位,从而引起神经细胞的兴奋活动所造成的。如果是白日的思念,例如,接到远方亲人的来信或在准备考试,也会夜里做梦和亲人相聚或正在紧张应考等等。这是因为大脑皮层的相应部位的神经细胞兴奋强度过强,在睡眠时得不到充分的抑制,继续处于兴奋活动状态的缘故。一股说来,白天多焦虑、恐惧和愿望时,处于疲劳、空腹、高烧状态时,受到声音与物理性刺激时,气压与气温显著变化时,都容易做梦。调查结果证明:属于视觉的梦最多,其余逐次是:听觉、运动觉、触觉,最少的是味觉。当然,有些梦是重叠的,如视觉与听觉并存的梦。视觉梦中也有彩色的梦,如红花、蓝天等等,约占视觉梦中的十分之一。
        梦的内容因年龄不同而不同,和知识、经验的丰富程度也有关联。日有所思的愿望不同,梦境也会不同:小女孩梦洋娃娃,发明家梦发明物的完成;母亲梦中见到远方的女儿等等。同一刺激因子可以引起不同的梦。梦境和过去的经验有关。两、三天以内的新经验的梦约占75%;遥远的童年时代经验的梦约占15%;而和过去经验完全无关的梦只约占10%。
        梦的种类广泛而又多样。中国古书《周礼春官占梦》中讲梦有六类:一曰正梦,二曰噩梦,三曰思梦,四曰寤梦,五曰喜梦,六曰惧梦。其实梦的内容不仅限于这六类。每个人都会做各式各样的梦:延续日间创作的梦、回忆的梦、幻想的梦、甜蜜的梦、耽忧的梦,等等。有时候梦是那样美丽、欢乐,简直不能用言词表达,恨不得画下来;有时候梦曲折有趣,就像戏剧一样;有时候梦阴郁可怕,醒来后一身冷汗。在有些梦中我们好像旁观者,像看一场电视剧一样:在另一些梦中自己又身临其境,参加了事件的进展,又哭又笑、又惊恐又愤恨。也会做梦中梦,《庄子》中说: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梦中又梦其梦焉,觉而后知其梦也。梦又经常是没有逻辑的。在梦中,惯常是最荒诞、最矛盾的各个行为与事件以极其难以置信的形式交织着。所有这些,足以说明做梦是属于低级的大脑活动,是一种低级思维的表现。人在做梦的时候,相应的大脑皮层活动处于低水平的粗糙活动状态,大脑皮层反应的整合作用不完备,对于事物的分析往往是错误的、离奇的、幻觉的,把过去的事情以混乱形式呈现出来。所以说,做梦的内容和原因并非神秘,是可以分析说明的。
        人在做梦时,眼睛虽然闭起来,但眼球仍在不停地迅速转动着。测量这种迅速眼动时的眼动情形,就可以准确地查出做梦的时间来。用这种方法现已查出,人类做梦的周期大约是九十分钟。
        有些生理学家,认为一定数量的梦是必需的,因为它可以使人的高级神经活动得到松弛,从而可使精神上起到缓冲、调剂与镇静的作用。他们经过实验证实,缩短做梦的时间会使人产生急躁与焦虑的情绪。一些生理心理学家论断:正常的做梦有利于人的智力的恢复,因为一定程度的神经兴奋有助于神经联系的建立与巩固。

    关注公众号

相关文章

梦与健康最新内容